返回列表 发帖

[原创] 武夷山瀑布——给心中的丽丽

武夷山瀑布——给心中的丽丽
                    文/陈润民
  失约看海 一串串珍珠项链打碎
  心碎的珊瑚水中散花 一直当你是凤
  瀑流蓝天上飞下 原来龙在这相舞
  嘴里福建的署条 还象你在南京送的

  流水奔走多少里路 在你家乡表白
  甜甜的感觉 水浪轰轰咬碎咀嚼
  打破时空 碰撞四处架空人的景色
  褐色岩石上 水花映出洁白的身影

  空坳上空的云朵频频亲吻翠竹
  山峰下九曲碧流也逶迤相缠
  连远处黛色山峦都招来云恋爱
  半山亭外 不是红浪 只瀑布话语晚霞
             1983,6,12日稿
             2018,1,8日定稿
收藏 分享

詩人的地景詩一直都寫得很出色,令人讚賞。
這首詩也不例外,不過有些地方卻頗讓人費解。
第一節一開始
「失约看海」 一串串「珍珠項鍊」「打碎」
「心碎」的「珊瑚」水中散花 一直当你是凤
嘴裡福建的薯條 還像你在南京送的
我本以為麗麗是瀑布的化身,現在又彷彿覺得不是
是麗麗與你在南京失約看海?薯條出現的很唐突。
第二節
打破时空 碰撞四处「架空人的景色」
褐色岩石上 水花映出洁白的身影
架空人的景色,又映出潔白的身影?
個見!    回;**诗学--吹鼓吹诗www.tianxiangcn.com,由 卡夫 ? 2018-01-28,7:01 pm。

  谢谢你的这回帖,谢谢你的这点评。
  不知你是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装成‘门外汉’,搞幽默?
  别的不说,我也幽默幽默,再次谢谢你。 问好。远握。

TOP

謝謝詩人的幽默,我不是裝的,我是就詩論詩,確實無法找到閱讀這首詩的線索,正如米米版主說的,詩意象凌碎,而且空間跳躍幅度很大,對於這樣的作品,我確實是「門外漢」。
謝謝你的回帖。    回;**诗学--吹鼓吹诗www.tianxiangcn.com,帖子由 卡夫 ? 2018-02-09,9:16 pm。

  谢谢你的这再回帖,谢谢你的这坦诚。
  这正应了那句话;诗这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再同你说什么,争的面红耳赤,弄得有伤大雅,实在不好,对你我没有任何意义。
  祝你写诗多多,祝你写诗经典。问好。远握。

TOP

意象的確有點零碎
而零碎的意象又未有深化
所以讀後
僅僅感到的是蜻蜓點水一樣的效果
也許是詩人刻意而為的淺淡
也說不定   回;**诗学--吹鼓吹诗www.tianxiangcn.com,由 米米 ? 2018-02-09,9:01 pm。

  谢谢你的这回帖,谢谢你的这点评。
  中国有许多俗语;指鹿为马,似是而非。我当然不是说你。
  比如一株大树,枝繁叶茂,任何人,都会觉得特别喜人。但是任何人,拐着湾,也能找到其中的不好。
  你的这点评,也让我觉得是蜻蜓點水一樣的。
  也許这也是你刻意而為的,不想对这首诗,批评的太多。
  问好。远握。

TOP

上次兄弟的留言让人感慨颇多呀,我曾无数次给别人说过:当上科长就不写诗歌了。
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我曾经的后记,拿来,和兄弟分享一下:
后记
1979年10月5日下午3时许,我从小兴安岭深处的一个小镇来到了佳木斯,就读于佳木斯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科。一个饱领失落的中学教师的儿子,一下子来到了城市,光看小**,就够自豪了,况且还平生第一次看到了整根的香肠,整个的烧鸡,可谓光祖耀宗了。写诗是断不敢想的。记得不到10岁的时候,还真的写了一首儿歌,想请爸爸给评一下,不想爸爸正在挨整,不但没评,还被臭骂了一顿,诗情也一下子飞到九霄云外。考上学后,竟写了一首被老师评为优秀的诗,便心田长草,蠢蠢欲动了。翻出上师专前写的诗,加上后来的,也有一些了。于是萌生了整理成册的愿望,冥思苦想后,提了个“石下草”的品牌,自以为高明,便一股脑儿塞了进去。
       诗毕竟是诗。无论是“石”还是“草”,都可以成诗。现在思量一下,“石下草”很好。人,总要有点石下草的精神,以不变应万变,以巧生应偷生。和“诗”处感情不容易。如果处出感情,那就一准会铸成一生的大错。“诗”常常使人精神失常,疯不可治。济世润坤,载史说新,总还是不随心,这就是所谓性格。用诗的眼睛去看社会,一切都明白不过。但人一明白,身外的世界反倒糊涂起来,这也难怪得了道的人们崇尚难得糊涂。
       每个人都可以做人,装人等等,比如科学家,或许是什么官儿。可我不行,既无志气又无媚骨,时常还要耍点小聪明,使点小性子,正应了那句“好高骛远”,一切不成后,便感到怀才不遇了,便忿忿不平了。几十年碰壁,几十年郁闷,几十年写诗,口若悬河,不懂装懂,自相矛盾。聊以**的是,比阿Q老先生多了个WP,正所谓风高节亮了。
       有一次和朋友谈诗,高兴起来,得意忘形,飘然之间说出了几句话:
       要想有诗的语言,首先要有诗的灵魂;要想有诗的意境,首先要切准时代的脉搏。灵犀在于观察,诗情在于激动。
       感情麻木的人,不会写诗。
                    诗集《石下草》作者本人。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于佳木斯。
   回;自由诗苑,石下草 发表于 2018-1-30 02:52。

   谢谢你的这回帖,谢谢你的这段感慨。
   是啊,在我们这个社会,在现下这种环境,做为一个诗人,或者所谓的诗人,没人不感慨的。,或多或少都有许多无奈,其实一个真正的诗人,都是老天选定的,他逃也逃不掉。
   不过明白是一回事,不感慨又是另外一回事。
    要想有诗的语言,首先要有诗的灵魂;要想有诗的意境,首先要切准时代的脉搏。灵犀在于观察,诗情在于激动。  感情麻木的人,不会写诗。  你的这段话,实是十分经典。对写诗的人有好处。
    再次谢谢你,兄弟般的情谊,兄弟般的回帖。    问好。远握。

TOP

返回列表